主頁 > 體育 > 正文

校園足球視而不見的最大盲區

2019-12-24 13:54
中國·衡陽建設信息網:

原標題:校園足球視而不見的最大盲區

  新華社北京12月24日電

  足球從來不缺爭議,中國足球如是,校園足球亦如是。

  中國足球特色學校中,江蘇南京雨花臺中學是一所令人欽羨的學校。他們去年參加了當地舉行的十個賽事,奪得9個冠軍或一等獎,一個亞軍。在南京乃至江蘇,雨花臺中學是一所近乎完美的足球特色學校。

校園足球視而不見的最大盲區

  雨花臺中學校隊奪冠照——照片由雨花臺中學提供

  然而,就是這樣一所超強的足球特色學校,去年卻因沒有舉辦班級聯賽而被勒令整改;他們的一名功勛教練因在比賽中辱罵裁判而被禁賽一年,學校無緣獲得精神文明獎。

  不以規矩,不成方圓。南京有關校園足球管理部門堅持規矩原則,敢拿自己的旗艦學校開刀,不能不令人為之點贊。

  南京校園足球之所以能夠做得踏踏實實、成績出色,原因在于他們有深諳校園足球要義的官員。他們保證了校園足球的發展沒有偏離初心。

  “如果從立德樹人的角度來看雨花臺中學被處罰的事件,一切就能看得清清楚楚。”南京雨花臺教育局副局長周文林說,“校園足球首先是教育,是一個澤被廣大學生的普惠工程,重在普及。立德樹人,是校園足球的主旨,絕對不能偏離。2017年5月,教育部出臺了有關規定,將‘未開展班級聯賽’納入教育部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特色學校復核評估一票否決的指標。雨花臺中學就是因為這條沒有做好,才被勒令整改。我舉雙手贊成這個決定。”

  雨花臺中學負責足球事務的教師吳偉表示,他們確實存在工作方面的疏忽,完全接受處罰。他說:“這個處分也是對我們工作的鞭策,能促使我們把工作做得更好。”

校園足球視而不見的最大盲區

  雨花臺校隊(照片中穿淺藍衣服球隊)在比賽——照片由雨花臺中學提供

  在接受記者采訪的同時,吳偉還接待了兩個來自濟南的家長。他們把孩子送到雨花臺中學試訓。

  記者問其中一個家長:“山東不是有不錯的足球學校嗎?為什么要把孩子送到雨花臺中學來上學踢球?”

  他回答說:“如果上足球學校,孩子三年前就可以去了。但我們不會把孩子送到那里去,我們喜歡雨花臺中學這樣的學校,在這里孩子既能讀好書,也能踢好球,做好人。”

  校園足球的第一要義

  2015年出臺的《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》明確規定:“發揮足球育人功能……把校園足球作為擴大足球人口規模、夯實足球人才根基、提高學生綜合素質、促進青少年健康成長的基礎性工程……使參與足球運動成為體驗、適應社會規則和道德規范的有效途徑。”

  開宗明義,校園足球首在教育,重在立德樹人。

  因此,那些懂教育、把足球視作教育手段的校長,往往比那些喜歡足球、號稱懂足球的校長,更能做出校園足球的本色。

  在南京雨花臺區,記者遇到好幾位這樣的校長。比如,岱山實驗小學校長郭衛星和梅山第一小學校長邱紅英等。校園足球對他們來說是教育工具,就像課間操一樣,要讓每個孩子都能參與進來。他們重視班級聯賽甚于校隊成績。在他們的學校,記者看到的是全面參與足球活動、充滿活力的笑臉,而非進行有板有眼訓練、一臉沉重的校隊。

  他們把校園足球辦得樸素扎實,從點滴入手,慢慢讓足球走進校園孩子們的生活,沒有那么多高大上的花樣。

  郭衛星說:“搞校園足球難在校長的認識問題,出發點是什么。如果真是為了全部學生著想,那一點都不難,達到我們這個水平很容易。必須要明確一點:我們不是培養專業運動員,青訓不是我們的責任。學校是搞教育的地方,我們的任務是教育,利用足球對全體學生進行教育。”

校園足球視而不見的最大盲區

  南京梅山一小正在舉行班級聯賽,中場休息時家長作為教練在指導球隊

  梅山一小把班級聯賽做成了自己的“世界杯”,深得孩子家長的歡迎。記者趕去采訪時正好碰上他們舉行班級聯賽。一個孩子在比賽中摔倒,膝蓋擦傷。他的奶奶站在場邊鼓勵他說:“站起來男子漢!這點傷算什么!”

  記者問校長邱紅英搞校園足球花錢很多嗎?她說:“不花什么錢啊。都是體育課的正常開支。就是需要我們老師要投入更多精力和時間,但這能換來孩子們的身心健康成長,很值得。”

  踏實樸實,不重錦標,是南京雨花臺區校園足球的普遍特點。雨花臺區教育局副局長周文林說:“我們重視里子,不搞面子工程,對校園足球的考核很扎實,不務虛。學校校隊的成績不是我們的考核指標,我們對它們的成績沒要求,只要求普及。”

  周文林說,雨花臺區凡是不搞班級聯賽的特色足球學校在考核時全部“一票否決”,絕不姑息。區教育局要求各學校要對班級聯賽形成文字、照片記錄,上傳到陽光體育班級聯賽云平臺進行展示,接受孩子和家長的監督。一旦發現作假,必被嚴厲懲罰。

  “形式主義在我們的校園足球內沒有存活的空間。”周文林說,“現在孩子都非常喜歡班級聯賽,家長也支持,如不舉辦,他們肯定會反映上來。”

  周文林毫不掩蔽問題。他坦承,在普惠理念的指導下,雨花臺區的小學校園足球開展情況令人滿意,但到了中學階段,校園足球遇到了他們教育部門目前無法掌控和解決的難題。

  在雨花臺教育局的安排下,記者到當地的一所特色足球中學調研。那里的校長非常重視足球,但很多家長不支持,其中一些堅決要孩子放棄足球全力以赴地學習。

  “我們有個初三學生,學習特別好,也很喜歡踢球,每到周五他都想跟校隊訓練,但他爸爸知道他那時會訓練,因此經常來監督他。”這位校長說,“所以,他每次去訓練都要背個書包,里面裝著校服。如果遠遠看到他爸爸來了,他就趕快脫掉訓練服,換上校服,裝作沒有踢球的樣子。”

  這位校長表示,體育,包括足球在內,是為培養健全人格服務的。但我們很多家長對于“健全人格”這個概念沒有清晰的理解。他們只看重分數。他說:“校園足球已成社會意識與體育價值交鋒的焦點。”

 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,不僅很多家長對于校園足球存在誤解,很多校長甚至地方教育部門官員也存在理解偏差。這是中國校園足球目前存在的最大盲區。形式主義等困擾校園足球的問題,與此關系很大。

校園足球視而不見的最大盲區

校園足球視而不見的最大盲區

  河北某山區小學的孩子在教室前的水泥空地上踢球。對他們來說,體育老師、場地、甚至足球都是奢侈品。

  武漢市硚口區體衛藝站站長黃紅兵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我們對于足球的認知盲區,是我們和歐美國家足球差距的根本所在。

  他說:“我認為,與足球發達國家相比,中國足球差距最大的不是技術,不是體能,而是對足球的理解。失之毫厘,謬以千里,如果我們校園足球理念錯誤,會導致整個價值觀、理論和實踐體系出現重大偏差。”

  黃紅兵說,中國足球缺少健康的文化,要培育一種文化,就必須摒棄任何的功利思維。他認為,中國足球文化要從校園足球建起,創始之初千萬不要植入任何的功利基因。

山西11选5_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