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頁 > 財經 > 正文

財經熱點:養老金連續第十五年上調無虞

2019-01-08 08:37
中國·衡陽建設信息網:

從社會保險的基本原理看,已經連續上調了14年的養老金,繼續上調是應有之義。這當中有符合人民群體期望的政治考量,也有調整機制要進一步完善的內在原因。原理上看,養老金要起到保障退休人員基本生活的目的,要確保其相對于工資水平的比例穩定。目前我國各地職工退休保險替代率已提到65%或以上,這個比例的分子是養老金的數額,分母是職工工資水平,要保持比例穩定,分母增加的同時分子必須上漲。14年來的持續上升,目的之一就是要形成指數化上漲的機制。盡管今年的上調比例應不會超過2018年,但如不少專家在元旦前指出的那樣,上升5%左右是可以預期的。
 
應該承認的是,社會上對養老金能否持續上調的擔憂并非毫無現實基礎,這當中有兩個直接因素,一是來年的財政收支情況,二是參差的各地社保結余現狀。隨著經濟形勢的逐漸變化,如何在現有預算結構下更有效率地安排各類支出,是地方政府必須面對的問題。這使得部分人會擔心,地方決策者是否會認為給養老金漲的錢屬于“可花可不花”?這種看法明顯是不了解社會保險籌資方式:社保的收支獨立于一般性財政預算,跟財政是兩盤賬,財政緊張原理上并不影響社保的發放。不過,在社保繳費收入不足以發放當期待遇支出的地方,如何確保退休職工的權益得到保護是一個不小的難題。這種“收不抵支”的情況,根據官方統計數字,近兩三年來正在東北和華北幾個省份陸續出現。
 
我國在社會保險方面的改革,主要有兩個措施來應對這種困局,一是央地政府動用財政資金填補缺口,從機制上這種措施的性質多為臨時性,二是提高社保的統籌層次,相比起前者,這是比較長效的機制。例如省級統籌,就是在同一個省內,把有結余的城市的經費調劑到去經費不足的城市,這個機制已經在很多省實現。類似地,未來如果能做到全國統籌,東南沿海省份的結余就可以用來補足東北和華北的不足。
 
不過,全國統籌還未全面推行,多少與這個機制本身存在著一定問題有關。對于經費不足的“窮省”,如果它們知道遇到困難時會有中央財政幫忙,也會有“富省”出手相助,亦即不必為發不出養老金承擔責任的話,那么未來它們在征繳方面還能否嚴格執行?另一個角度看,所謂的“富省”其實也都是較為嚴格執行征繳的省市,如果它們知道“多收了三五斗”,要分給其它“窮省”,它們征繳的激勵又何在?例如,日前廈門稅務就發布了“繼續執行社保費減負政策的通知”,把單位與個人的繳費水平都大幅調低。
 
在這里不妨延伸一下,坊間關于社保征繳的討論,過去半年以來都是圍繞著是否由稅務部門代征這個話題,但事實上,這并不是問題的癥結。因為現實是,地方政府的績效主要看其地方的經濟增長指標,而社保繳費對于企業與職工實質上與稅收無異,減少繳費因此相當于減稅,原理上能起促進增長之效。即使換了稅務部門代征,地方的稅局也不可能完全不考慮地方的經濟增長指標變化。從政府間競爭的角度看,除非對地方一把手的績效考核及晉升評價能與經濟表現脫鉤,否則社保繳費仍然是最有可能被拿來開刀的一個領域。
 
但話得說回來,社會保障對于個人就是平滑消費,對于整個社會就是積谷防饑。在經濟面臨下行壓力,財政緊張的結構下,社會保障“挺身而出”也算合理。在2019年,不但養老金應該繼續上調,更應該擴大覆蓋面的是失業保險,尤其是對于中小型企業的職工。只是,必須記得賬總得還,過了這一陣,暫時下調的繳費比例得調回來,保證整個機制可長期運作。
山西11选5_首页